紐約大學,因學生檢舉課程過難而辭退教授

筆者認為影片中的各種批判有道理(而且蠻好笑的XD)。然而,從學生的觀點來說,教育體制確實常常過於疆化且固執,不會站在學生的立場著想。以下提供筆者的想法供大家參考。

據傳,這批學生是想當執業醫師。在這個條件下,如果老師用「培養一個化學家」的標準來出題目,那就真的是有點過份。這讓我想起自己大一被當掉的,公認最難的一科「解剖學」。記得那時,(懶惰的)同學們都大大地報怨為什麼要記這麼多人體組織(上千條英文化拉丁專有名詞)。最常聽見的意見是:「牙醫系的學生,難道不能只記牙齒附近的嗎?」。現在回想起來,那些寶貴的生命如果能不被用在背誦些「必然會忘記的單字」,而是拿來做更多執業醫師相關的&解剖學相關的專業訓練,應該會更好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確實是解剖學的老師偷懶了。


↓ Advertisement ↓
↑ Advertisement ↑

不過,話說回來,大學教授的工作並不是提供學生高品質的教育內容。他們的主要工作是做研究,進而為學校爭取名氣與經費。筆者的結論是,如果遇到優質老師,那真的要感謝。如果遇到不那麼優的老師,那真的也只是正常–就跟真正的人生一樣。